CVPR2010 旧金山游记

Table of Contents

⑦ 九转南下会旧友 ⑦

上午

啊,正事做完,终于到了娱乐的时间了!

威同学昨天晚上已经回去了,今天早晨八点不到起床,房间里只有我,峰和爱德华三人。我和峰的原计 划是一早就奔赴斯坦福与同学见面,但之前忙了整整一周,真到了这时都懒散得不肯动,于是退而求其 次,计划早晨先逛中国城买点礼物,吃了午饭再去;至于爱德华则自有安排,他还要飞去洛杉矶见昔日 在加州理工一起念书的友人,逡巡多日才会回匹兹堡。

三人无事,先看了一场世界杯足球赛,是美国对阵斯洛文尼亚。刚打开电视机就看见零比二,我们义无 反顾地站在美帝这一边,看得好不伤心;可想不到美国队竟如此顽强,一个球一个球地扳平比分,最后 要不是裁判瞎了眼还差点反超。爱德华看得大呼小叫,我们也惊叹不已,颇有回味。后来这支美国队果 然又一次创造奇迹,在加时赛战胜阿尔及利亚小组出线,最后惜败在东道主加纳手下,昂着头回去了。

这一战完全颠覆了我对美国足球的认知,这在美国不入流的运动居然打得有声有色,相比之下,中国人 都会觉得羞惭满面的。

看完足球,我和峰整理行李,告别爱德华出发去中国城买些礼物。中国城别的没有,礼品店绝对是不缺 的,然而礼品的选择却让人大伤脑筋。中规中矩的方案是买些旧金山的纪念品,如钥匙圈和明信片,但 我是不愿守规矩的人,总想找些石破天惊的创意出来。后来绞尽脑汁,终于又买了一件有趣的东西,送 给一位特别的友人。

sanfransisco/IMG_4989.jpg

周六街头

sanfransisco/IMG_4993.jpg

一家很不错的纪念品店,可惜没开门。

sanfransisco/IMG_5002.jpg

旧金山的纪念品

sanfransisco/IMG_5005.jpg

古意盎然

sanfransisco/IMG_5007.jpg

风水书籍

sanfransisco/IMG_5011.jpg

精致的国际象棋

sanfransisco/IMG_5016.jpg

罗汉

sanfransisco/IMG_5018.jpg

奥巴马玩具

sanfransisco/IMG_5019.jpg

日本艺妓

sanfransisco/IMG_5022.jpg

各类武器

sanfransisco/IMG_5026.jpg

十二生肖

sanfransisco/IMG_5029.jpg

精致器用

买完东西已是上午十一点多,我们不知不觉间又逛到了昨天晚上的擎天酒楼,正在考虑是否要再去一 次,一旁热情招呼的服务生就把我们拉到另一间酒楼的门口去了。我们瞥见门口三个菜十块钱的招牌, 想好不容易来一次旧金山,换换口味也是可以的,于是就进去了。结果大失所望,招牌上写的是假的, 真实价格是十九块,上菜又慢,最后一个扣肉等了半个多小时,直到我们问了服务员她才说没有,还得 临时换菜,直到一点多才吃完午饭。

我和峰都后悔不已,想起第一天我们几个也是被沿街的吆喝声吸引进去,上了一家无人问津的酒楼,决 定以后选地方吃饭,一定要网上查过同学问过,打定主意才出发,盯着目的地,火车拉着都不要回头。

乘车

吃完饭,我们乘地铁去斯坦福大学。没有直达的地铁或是轻轨,需要在去机场的中途在milbrae下车,然 后换乘红线,再换乘火车才能到达斯坦福大学所在地Palo Alto——嗯,也就是说,从斯坦福出发并没有直 达机场的交通线。相比之下,CMU大门口就是机场大巴站,方便许多了。

路上我和峰聊了聊这一届会议的收获,两人得出的一致意见是没什么很新的东西,大部分文章的特色是 加入新的先验和领域知识,及在更大数据集上进行实验;当然,不能因此就否定这每年视觉的顶级会 议,现在的一切都是积累,也许过十年,也许明年,就会有新的突破。

我们乘地铁蓝线在中转站milbrae下车,然后换乘红线到火车站。旧金山的地铁系统极其破旧,比上海差 远了。从地铁口下来,买了去Palo Alto的车票,票价是$4.25,相当便宜。我们因为地形不熟而错过了 2:31的火车,于是等下一班2:55的。我们上了站台,看见有很多学生模样的人,还有陪伴的家长,絮絮 叨叨的说着话,都是黑发黑瞳的中国人。现今正是六月下旬,想是去斯坦福求学深造的吧。

sanfransisco/IMG_5039.jpg

旧金山地铁/轻轨

sanfransisco/IMG_5055.jpg

火车

sanfransisco/IMG_5060.jpg

车内

sanfransisco/IMG_5066.jpg

车内看加州风貌

三点差五分,火车来了。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美国的火车。火车有上下两层,我和峰在下层就坐,看着窗 外一成不变的加州风景,由于连日奔劳,不知不觉间就沉沉睡去,还好总算到目的地之前就醒来了。我 们和很多人一起下了火车,过了马路,就是斯坦福的校车站。校车站上人头攒动,很多家长模样的人聚 在这里,看起来六七月正是探亲的高峰时节。

三点三十。我打了电话给我的同学,他让我们先上校车,到时候他会在某站上车,和我们会合。我们上 了车,看见司机帮着一个行动不便的老人和一个盲人搬运行李,车内充满了温暖和谐的气氛。车开进斯 坦福校园,我们这时才体会到校园之大,是CMU完全没办法相比的。道旁都是棕榈树,配以灿烂的阳光, 与其说是校园,更像是供人度假的公园。有一个细节值得注意,斯坦福的很多建筑旁都有禁止机动车进 入的金属圆桩,但是校车一到,圆桩就自动下沉至与地面平齐,这样唯有校车可以进入。

车到一处,一位帅小伙把自己的自行车放上校车的车架,然后上了车。我连忙打了招呼。哈,猜对了, 这就是我们的接头人靖同学,他和我都曾在微软亚洲研究院实习,以前在同一个项目组给同一个老板干 活。他刚从实验室里出来,这个下午,他就是司机和导游了。

斯坦福

sanfransisco/IMG_5086.jpg

斯坦福

sanfransisco/IMG_5087.jpg

斯坦福

sanfransisco/IMG_5089.jpg

斯坦福

三人在车上闲聊,才知道斯坦福的生活费十分昂贵。学校住房月租就要一千以上,还得要每年抽签才能 拿到。刚来的低年级同学有很大的机会能抽到签,高年级则机会变少,在斯坦福呆了四年以上,则再也 没有住学校的权利了。每月的博士津贴并不宽裕,住房之上,又要花钱养车,因此能剩下的不多,相比 匹兹堡低廉的物价和CMU的较高工资,靖同学坦言日子过得紧巴巴的。

不过毕业之后当然就不一样了。到这里来的人,都是为了自己的将来而奔忙的。

我们下了校车,步行三分钟来到了靖同学的住所,在那里又碰到了也在微软亚研院实习过的飞同学。飞 同学还是一如既往地笑得那样开心快意,仿佛世界上并不存在忧愁一样。他就住在靖同学的楼上,这次 来加州是因为拿到加州Oracle的职位,近期预备入职。想来峰同学也曾去过微软亚研院实习,我们这四 个人,却宛如是同一所学校毕业的一般。

sanfransisco/IMG_5091.jpg

斯坦福,这是著名的胡佛塔么?

sanfransisco/IMG_5092.jpg

斯坦福

sanfransisco/IMG_5101.jpg

喷泉前合影

四人坐上靖同学的车,开始参观斯坦福校园。校园实在太大,几个小时不可能完全走遍,于是我们就着 重去了计算机系和电子工程系的楼,还有教堂的所在主方院。斯坦福不愧为名校,每栋建筑都堪称艺术 品。尤其是教堂,高穹顶,管风琴,还有两侧的窗画,让人油然而生一种高贵圣洁之感。靖同学向我们 介绍说斯坦福是一位富豪所建,因为他儿子早逝,于是散尽千金,建了这样一所私立学校,以寄哀思。 现在学校历经百年风雨,已然稳坐世界一流,桃李满天下,我想他尽可含笑九泉了吧。

sanfransisco/IMG_5114.jpg

罗丹雕塑

sanfransisco/IMG_5122.jpg

教堂

sanfransisco/IMG_5126.jpg

圣母

sanfransisco/IMG_5137.jpg

管风琴

sanfransisco/IMG_5141.jpg

壁画和窗画

sanfransisco/IMG_5143.jpg

窗画

sanfransisco/IMG_5128.jpg

校友所捐地砖

sanfransisco/IMG_5155.jpg

计算机系

sanfransisco/IMG_5158.jpg

CS的巨星们

sanfransisco/IMG_5160.jpg

巨大的硬盘

sanfransisco/IMG_5164.jpg

学生们

sanfransisco/IMG_5172.jpg

graphics渲染名作

sanfransisco/IMG_5178.jpg

数学史

sanfransisco/IMG_5179.jpg

电子工程系

sanfransisco/IMG_5185.jpg

一楼的书架,都是斯坦福出版的。

教堂边上有个回廊,回廊里铺设着的都是校友所捐菱形地砖,自1893年起,连绵不绝,生生不息。我漫 步回廊,感叹一个学校最重要的不是校园本身,而是悠久的传统和深厚的人脉。计算机系的楼里放满了 各种历史纪念品,六七十年代的破烂键盘和打孔机,笨重耗电的机器,现在成为了历史的见证。我们在 二楼玩了foosball,然后走上三楼,看见著名的graphics lab。楼很小,过道很窄,办公室也不多,然 而却是计算机图形学的摇篮,众人景仰的圣地所在。相比之下,电子工程系的楼就宽敞明亮得多,阳光 从三楼的透明屋顶直泄而下,照见书架上那本奥本海默著的,信号与系统的书。

啊,真是令人怀念呢。

我还有一位高中同班同学,在斯坦福念统计系的博士,好几年不见了,只是这次他因为毕业事务繁忙, 没有办法陪我们一起逛。我特意问了靖同学统计系在哪里,他摇摇头说不知道,可惜不能敲他办公室的 门,给他一个惊喜了;另一位高我一届的交大师兄,则忘记在出发前问他的手机,也未能见到,只在计 算机系的一楼看到照片,想当年我申请学校,他在网上给了我很多建议和帮助,现在却未能遇见,有些 遗憾。

sanfransisco/IMG_5195.jpg

斯坦福的大S

晚饭

一路逛来,不知不觉间已是下午六点。靖同学开车带我们去sunnyvale吃饭,那里有一家叫“岳阳楼”的 中餐馆,口碑不错;事有凑巧,飞同学也约了两位Oracle公司的前辈在那里吃饭,于是一众六人,聚在 了一起。

sanfransisco/IMG_5201.jpg

Sunnyvale,休闲好地方。

sanfransisco/IMG_5204.jpg

岳阳楼

sanfransisco/IMG_5205.jpg

岳阳楼内

因为有前辈们在场,饭桌上我们的话题就自然而然地转向未来的职业规划,这两位前辈,一位放弃了数 学系的博士,在Oracle做了三年,已经升任senior的职务;另一位则做销售。飞同学惊讶于为何他那么 快就能升职,他浅浅一笑,谦逊地说自己运气好,因为这三年来不停地有项目,并且这些项目正巧和 Oracle公司的发展方向挂钩。他并且说,身在这样的大公司里,把握它长远的规划是非常重要的,唯有 如此,才能好风凭借力,助你上青云;如果身在将要裁汰的部门,那还是快些换职位吧。飞同学在一边 听得连连点头,如获至宝。

另一方面,我们几个则对他读博中途放弃的经历比较感兴趣,想要知道原因为何。他只是说当时导师给 的题目过于理论(我记得是群论和密码学?),自己不太有兴趣,于是就决定早点放弃为好,免得到时 候勉强毕业,浪费宝贵青春年华。虽然听他口气带些遗憾,但如今事业蒸蒸日上,回想当年选择,当不 后悔。

六人谈兴极浓,直聊到晚上快九点。两位前辈开车自回,靖同学则送我们去旧金山机场。路途中他感叹 选择不易,他以前本科时自己开过公司,拿过创业大赛的奖杯,管理才能是一流的。不过也许正因为他 如此优秀,才犹豫于学术界和商界之间,不知该如何取舍吧。像我这样的,反倒只有华山一条路可走了。

sanfransisco/IMG_5209.jpg

吃完饭出门,外面仍然灯火通明。

途中车路过mountain view,那里有很多著名的IT公司,可惜这一次我们行程匆忙,无法去参观了。

十点我们到达旧金山国际机场。我们下了车,搬完行李,和靖同学握手告别,后会有期。此后拿登机 牌,check in行李,过安检,一切顺利,十点三刻时,我和峰已安然坐在候机大厅,等待回匹兹堡的航 班了。其间还遇上一位也来开CVPR回去的同学,随便聊了两句。

漫漫旅途,从此开始,于此结束。

sanfransisco/IMG_5218.jpg

机场

【九转南下会旧友 完】

Author: Yuandong Tian

Date: 2010-09-05 14:49:41

HTML generated by org-mode 6.36 in emacs 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