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VPR2010 旧金山游记

Table of Contents

② 二赴金门续断章 ②

注册

CVPR2010终于于今天开始。我和爱德华一早吃了些饼干,在一楼大厅查到了会场附近最好吃的广式点心 店(“羊城茶座”, yank sing dim sum),确认了店名和位置,然后赶往会场注册,而峰则留守在宾馆内 等合住的第四位同学威,他本该是昨天晚上到,可飞机航班延误到今天早晨,为此不得不在机场过了一 夜,他全程自费赶来还要吃苦,为的是能在会上见到些教授,与他们闲聊几句,问得申请博士的机会。

旧金山的早晨相当冷,虽是盛夏,晨风吹过的时候竟有晚秋般的寒意,我穿着长袖仍觉得不够保暖。幸 运的是我们不需要走太多的路,钻下地铁口坐两站再出来就到了,花时不过十分钟,只是车票居然要价 $1.75,让天天住在偏远小城匹兹堡的我们大吃一惊,顿觉自己和农民工进城没什么两样。

sanfransisco/IMG_4466.jpg

旧金山的早晨

sanfransisco/IMG_4463.jpg

Hyatt宾馆

sanfransisco/IMG_4469.jpg

Hyatt宾馆一楼

CVPR的主会场设在Hyatt(凯悦)宾馆,一楼并没有什么稀奇,一些早到的与会者们正在闲聊。我们乘电 梯上了三楼,眼前豁然开朗,三层楼高的大厅里有一座巨型抽象雕塑,气势恢弘,一旁的水池设计也别 具一格,天花板上还有瀑布般的灯帘飞挂而下。爱德华想起我们住的四星级破宾馆,连连感叹为什么当时不 选这里呢,这可是这届会议的指定宾馆啊。

sanfransisco/IMG_4474.jpg

Hyatt宾馆三楼的巨型雕塑

sanfransisco/IMG_4472.jpg

Hyatt宾馆观光电梯

sanfransisco/IMG_4476.jpg

壮丽的垂瀑灯群,是为世界杯而搭建的吧

呵,还不是我老板挖空心思要省钱——不过念着他自己和另一个年轻教授一起住破烂的旅馆,也就忍了。

八点刚过,我们找到了注册的地方,那里已经排起了长长的队列。队列是按姓的首字母排的,尽管如 此,等待注册的人还是挤满了一个小厅,可见与会者阵容之盛。

sanfransisco/IMG_4481.jpg

注册长龙

据说这次会议是CVPR例年来注册人数最多的一次会议,有近两千人,不仅有文章被收录的第一第二作 者,还有背后的导师教授们,一些知名公司的科研人员,及许多虽然没有文章发表但是想要来了解一下 计算机视觉最新进展的人们。这还仅仅只是注册人数,会场管理其实比较松散,没有严格的准入制度, 任何一个衣着体面的人进入宾馆,都可以装作资深人士,过来凑个热闹,甚至对演讲者提问。

sanfransisco/IMG_4485.jpg

对各公司的感谢牌

我们排队时看见了某位著名的华人女教授正在和别人聊天,听说这次大会的志愿者很多是她的学生,不 禁佩服她的安排,因为这样可以让学生们认识更多的人,建立更宽的学术网络,对以后的发展有利——然 而后来才知道,原来志愿者们可以免掉大会的注册费$500,嗯,这个……

言归正传,每个人注册之后会收到一块名牌,一件纹有“CVPR2010”标志的外套,一套录有所有接收论 文的光盘,一本日程表小册,一张地图,还有注册费发票。相比上次ICCV拿到的没什么用的浴巾和小 包,收到这件外套实在是太及时了,我马上披上外套,以免外出受冻。我注册完之后,看见以前在上海 交大同一个实验室的学弟晨也在排队,上去打了招呼。今年上海交大有三篇CVPR入帐,出自三位学弟之 手,可谓是大丰收的一年了,想来两位导师一定乐开了花吧。

今明两天都是Workshop和Tutorial,正式的会议要到周二才开始。今天我们主要去听了Perceptual Grouping(“感知归组”?)这个Workshop。所谓Perceptual grouping主要是讨论如何设计算法把一些 如梯度,边界等视觉底层特征组合成如平行线,轮廓,长直线,圆弧等中层特征,这些中层特征会对高 层的图像语义理解有帮助,同时又能部分解决局部特征的二义性问题。这一方向有很多计算上的框架, 如提组合特征,建模成组合优化然后穷举搜索,或是松弛成连续凸优化,目的都是要在不知道高层信息 (比如说图片里有哪个物体,是哪种场景)的情况下,找到一些有用的规则或是方法,克服自下而上组 合所导致的组合爆炸的问题,以最有效率的方式得到一个最合理的局部组合。

在听讲座的时候,我随身携带的韩国山寨小电脑终于开始发挥作用,机身轻,待机长,键盘虽小但还不 会严重影响输入速度,最适合边听讲边记录要点。不过这小东西无线网络的稳定性实在比较糟糕,时好 时坏,昨天晚上还以为它的网卡已经挂掉了,想不到今天又起死回生。唉,棒子货的工程质量还远远不 能令人满意啊——不过我既然已经被骗掏钱了,那是不是意味着厂家已经胜利了呢?

午饭

一晃眼到了午饭时间,爱德华迫不及待地拉着我,峰,威,还有一个印度mm去了早已预谋好的广式点心店。 奇怪的是,这家店和邮局是同一个入口,只是进门之后,右手边有一个岔道通向熙熙攘攘的小吃广场, 广式点心店就是其中一间。所谓“酒香不怕巷子深”,可是也没这样藏法的吧。

sanfransisco/IMG_4492.jpg

小吃广场

五个人刚入座,就有推着车笑得很甜的服务生殷勤地招呼过来了,小笼,烧卖,凤爪,叉烧包,水晶饺 子应有尽有,还有寿司天妇罗等日式料理。我们四个各自作自我介绍,那边爱德华好像完全不顾价钱,把熟 悉的几个品种轮着都点了一遍,转眼间各式小吃就摆满了桌子。一番寒暄之后,我小心翼翼地伸筷夹食 物入口,着实是纯正的中国菜风范,一点也不沾美式中餐又甜又咸又油的怪味,吃得只顾着叫好了。

在饭桌上是一定会聊天的。那位印度mm在cmu做博士后,虽然只来了半年,但是仿佛对cmu的了解要比我 们多得多,我们每个人只要说起自己的导师,她都会点头表示听说过,并说些趣闻出来,而且反应极 快,应对得体。我心里不禁赞叹,这就是差距啊。当时威开玩笑说等她拿了教职,就申请做她的学生。 印度mm听到这样的恭维连连谦虚,不过我倒是觉得,这样的人应该是最适合当教授的吧——

记得以前听到一种说法,要当教授,最要紧的是做演讲的能力,其次是写文章的能力,再次才是研究的 品质。我一开始不信,可是事实上中国是这样,美国一样也是这样,只要有人的地方,都是这样。

五人吃完饭,服务生递上消费明细。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,原来平均下来,包括小费每人居然吃掉 了$25。爱德华连忙说他从来没去过这样贵的广式点心店,同是加州,洛杉矶的价值从来厚道,不过大家纷纷 表示情绪稳定,毕竟吃到了很好吃的东西,好歹有缘来了旧金山,值这一回——其实后几天的经历表明, 这远不是最贵的,价高又吃不到什么,远远比花掉这$25更痛苦呢。

吃完饭我们去旧金山码头闲逛,拍了些照片。

sanfransisco/IMG_4493.jpg

旧金山街头的有轨观光电车

sanfransisco/IMG_4494.jpg

四处飘扬的彩虹旗

sanfransisco/IMG_4498.jpg

各种艺术品

sanfransisco/IMG_4553.jpg

各种艺术品

sanfransisco/IMG_4505.jpg

抽象艺术

sanfransisco/IMG_4508.jpg

抽象艺术

sanfransisco/IMG_4511.jpg

典型的加州风光:棕榈树,矮房,宽广的视野,碧蓝的天

sanfransisco/IMG_4548.jpg

旧金山港

sanfransisco/IMG_4543.jpg

惬意的旅客

sanfransisco/IMG_4551.jpg

街头卖艺

再访金门大桥

下午我们回到会场,又听了一阵Perceptual Grouping的workshop,到了四点多中场休息的时候,晨和另 一位学弟沐突然出现,问我们是不是想去金门大桥。沐同学同时中了一篇CVPR和ICML,投完了NIPS,正 是意气风发的时候,手上一台高级单反相机,摆明了是要大干一场。我想起昨天我们差三四公里没追到 日落,就同意了,爱德华也同意前往。可惜的是峰同学很无奈地被老板抓住,干活去了。

这次我们当然不愿意再徒步前行,晨同学查过了地图,说可以乘坐公交车1号线转28号线直接到金门大桥。 于是我们提前离场,找到1号线的站头等候,不多久,公交车就来了——车票是吓死人的$2,不过在一段时 间之内可以免费换乘,还算不错。

sanfransisco/IMG_4567.jpg

车内拍摄旧金山一角

sanfransisco/IMG_4569.jpg

绿地

sanfransisco/IMG_4572.jpg

街道

一路上东聊西扯,尽说些猥琐的话题,在此略去不表,免伤大雅。大约一个小时以后,我们来到了金门 大桥的桥头。

sanfransisco/IMG_4590.jpg

金门大桥设计师约瑟夫·斯特劳斯塑像,许多人在此合影

sanfransisco/IMG_4593.jpg

大桥钢缆

sanfransisco/IMG_4602.jpg

金门大桥

sanfransisco/IMG_4610.jpg

金门大桥,桥上可以通行。

sanfransisco/IMG_4612.jpg

观景平台。

sanfransisco/IMG_4613.jpg

旧金山全市一角。

金门大桥虽然有名,可其实站在桥上,并没有什么好看的。无非是朱红的桥体和喧嚣的车龙罢了。只有 离远了去看的时候,才会感觉到它的颜色与线条搭配的美感,海是流淌的蓝,天是宁静的青,地是飘扬 的黄,树是绵延的绿,鸟是跃动的白,远处的城市是沉着的灰,缺的正只有奇迹般的红色。

设计它的人,真是个天才。

值得一提的是,金门大桥上有很多处劝诫自杀的标语,主桥部分的栏杆旁还织有金属网防人跳海,大概 之前有很多人从这桥上轻生吧。我们在金门大桥上逗留了十来分钟,看见下面有座谜一般的建筑,决定 去桥下的海滩看看。

sanfransisco/IMG_4620.jpg

谜之建筑。

做比说难,我们花了半小时,走了歪歪扭扭的山路才下去。一路上有骑自行车或是跑步的健身者,在这 里锻炼,想必心旷神怡。就在这里,晨同学的手机响了,顺手一接,居然是从国内打过来的,说是什么 包裹到了——寝室阿姨真是敬业,晨同学则急得捶胸顿足,嘴上客客气气说一句“啊,我现在不在中 国”,心里则恨不得把手机马上挂掉才好,拜托,这是国际漫游啊。

sanfransisco/IMG_4625.jpg

薄霭锁金门

sanfransisco/IMG_4639.jpg

薄霭锁金门

sanfransisco/IMG_4626.jpg

亲水平台

sanfransisco/IMG_4638.jpg

路边野花

sanfransisco/IMG_4645.jpg

这照片不错,嘿嘿

又走了一程,我们四人终于来到了桥下,来到谜一般的建筑门前。建筑围墙斑斑驳驳的很有年头了,正 门被水泥封住了不能进入。门前有块Fort Point National Historic Site的牌子。原来这栋建筑曾驻扎 过军队以保卫旧金山海湾,现在废弃了,就成了国家历史遗迹,被封存了起来(应该还能进去参观 的,wiki上有内部的照片)。

sanfransisco/IMG_4658.jpg

桥下

sanfransisco/IMG_4664.jpg

谜之建筑

晚饭

花了四十分钟,我们从Fort Point上山回到金门大桥的入口,乘坐28路原路返回。此时已是晚上6点40, 但日落要等到近9点,众人都饥肠辘辘,还是回去。爱德华说有家寿司店相当不错,其它三人也无异议, 决定试它一回。路上看到日本城里疑似标志性建筑,连忙抓拍留念。回去一查,果不其然,是著名的和 平塔。

sanfransisco/IMG_4683.jpg

和平塔

车上晨同学又接到电话,这回他喜笑颜开,原来有位亲戚打算开店,需要有个酷玩意儿放在橱窗里作视 频展示,于是托他带苹果的拳头产品iPad回去,而他可以乘机上下其手摸个几天爽一把,我乘机说“不 如今天就下手吧,大哥带你去苹果店。”晨同学放下手机,欣然同意,其余三人也连忙点头称是。

sanfransisco/IMG_4697.jpg

寿司店

下了车,我们终于来到了寿司店的门口,此时已经是近8点了。这家店相当于国内的回转寿司店,只是不 同的是没把寿司盘放在运输带上,而放在船上随着水流流动,故得名Sushi Boat(寿司船),两个做寿 司的厨师被呈椭圆形的水流带围在中间,不停地往空船上放寿司。寿司是照盘上的花纹计价的,最便宜 的$1.50一盘,最贵的要$6一盘,每盘内有二至四个寿司,不过这两个极端都很难找到,船上流动的基本 是$2.50和$3.50的,$4.50很少出现,$6是纯海鲜类,估计需要向厨师提特别需求吧。因为一个人单吃比 较无趣,不容易吃到新花样,所以我和爱德华合吃,晨和沐合吃。不一会各式小盘就堆积成山,味道确实不 错。

sanfransisco/IMG_4700.jpg

战果

吃饭之后大家开始算钱,果然放开肚子无节制地吃的后果就是晨和沐一人$20,而我和爱德华一人$25。 旧金山果然是花天酒地的好地方。对于长期居住在小农村小城市的我们而言太过奢侈,开完会将账单回 去报销,看到一天吃饭竟用掉$50,不知道老板作何感想。可是这还没有完——吃晚饭期间,晨同学再次接 到电话,仍是亲戚打来的,告诉他要买最高配置的iPad,3G,64GB的,$899的那个。我们只是寒碜的学 生,都听得目瞪口呆,不过是在展柜里放段视频,关3G和存储量什么事,国内的山寨MP4绝对够用了,何 必整得那么高规格呢?

然而命令不可违,又不是晨同学自己掏钱,于是我们又狐疑又嫉妒又好奇又期待地向着苹果店进发了。 都说这年头中国人比美国人有钱,这样的谣言竟是真的呢——想像一下吧,晨同学大摇大摆地走进苹果 店,端的是一副一掷千金的派头舍我其谁的神色,冲着店员劈头盖脸地吆喝说把最顶级的iPad拿来,将 一众荷包羞涩,还在摆弄样品,犹犹豫豫的美国人吓得落荒而逃,该是多么牛逼哄哄的景象啊。

可惜,这一幕没有发生。

因为今天周日,苹果店提前关门了。

回旅馆

稍有失望地回到旅馆。玩了两天,确实有些累了,想起自己此次出行肩负的重任,不禁心惶惶然起来。 爱德华已经睡觉,峰和威在看英文版的《阿甘正传》,我是没有心思了,打开久违的笔记本,又把烂熟 的演讲练了一遍,方才上床睡觉。

掐指算来已经是四十多遍了吧。

回顾从初中开始的各类上台演讲,都没有成功过的例子,我从小似乎就不是这方面的材料,要么是不够 自信上台时沉默无言,要么是说话太快语无伦次,不止一次地有过“就是这样了,改不了了,我不适合 做这个”的想法。然而这次开会好歹总要上台,若不再好好准备,必然穿帮无疑,到时候颜面扫地,再 难咸鱼翻身。老板早年师从著名的Shree Nayar,又是极注重演说和写作能力的,于是让我半年前就开始 做PPT并准备演讲,经历了各类组会研讨会例会一对一排练等种种大大小小的预演,为的只是下周三6月 16日这一天的早晨,把自己辛勤的工作传播给别人而不浪费。

还有三天。命运是否早已注定?我不知道,我不知道——

只愿勇气、冷静、信念、幸运与我同在。

【二赴金门续断章 完】

Author: Yuandong Tian

Date: 2010-06-29 11:29:42

HTML generated by org-mode 6.36 in emacs 23